e世博esball

郑钦文温网专访:我对网球的爱浓度99%

法网赛大放异彩,草地热身赛两战皆败。一时间人们竟有些疑惑,对于郑钦文在2022年温网的命运,到底是该看好,还是看淡。

温网开赛的前一天,郑钦文接受了本次专访;但很显然,她的眼中远非只有今年的温网而已。19岁,她的职业生涯还会有很多届温网,很多次大满贯;她还有很多机会,去完成她自小就深植于心的大满贯梦想。

草地网球,原本就是绝大多数球员最少机会接触因而也需要最多时间学习的场地类型。对于不佳的草地热身赛表现,郑钦文并不想过度解读:“距离上次在草地上比赛已有4年,平时也没什么机会在草地训练;尤其是从红土刚转换到草地,难度就更大。但温网之前我有更多时间备战,还是有机会在这里努力呈现出最好的一面。”

郑钦文本次温网签表堪称魔鬼级,如能击败首轮对手斯蒂文斯,也将很可能连续面对穆古鲁扎和安德莱斯库这另两位大满贯冠军。不过,既然在法网赛面对世界第1斯瓦泰克都能说出“大家都是人,我又不是和外星人在比赛”,郑钦文当然不会发怵:“对手是谁,我真的不会很在乎;只要有实力,面对谁都会有机会。”

去年6月,郑钦文世界排名还在250位上下;仅仅一年之后,她就成为50位层级的选手,并且还在急速上升中。人们爱用“横空出世”这样的词来形容她今年的起飞,但郑钦文却说,她觉得自己的成长速度,其实算慢的。

同一年龄段的拉杜卡努和费尔南德斯,的确在去年就已完成了大满贯决赛首秀,18岁的高芙,甚至已成名数年。“我没出成绩之前,也常和同龄人比较,总觉得自身实力和她们差不多,但为什么她们成绩就能比我好。后来慢慢体会到,总和别人比来比去,反而心态波动;其实,努力做好自己就好。”这是来自郑钦文的感悟。

亚洲人通常低调内敛,郑钦文言谈间总对自己自信满满,却也并不显得自大傲娇。郑钦文承认:“我确实是在自信和谦逊之间找寻更好的平衡——自信过头当然不是好事,但如果一味谦虚,我在赛场上也就没办法去面对对手。”

并不是每一位父母都愿意和敢于观看孩子的比赛。李娜的妈妈就承认,她从来不敢看女儿的比赛,别说现场了,直播都不敢。

郑钦文的法网比赛,妈妈场场坐镇。“我从小到大的比赛,妈妈都很少缺席;看不了现场,也会找直播。”郑钦文随即话锋一转:“其实比赛过程中,我不太习惯看向团队,我还是更喜欢专注自己。”

看得出,郑钦文是个自信独立的姑娘。不过,网坛我们已经看到过太多位深度介入孩子网球生涯的父母,爱与控制欲纠缠交杂,迟迟不肯放手让孩子单飞。

郑钦文坦承,转为职业球员后,她也曾和爸妈多次沟通,希望他们能放心将女儿交给专业团队打造。“我和爸妈也曾多次因为网球的观念不同而争论,直到我打出一些成绩,他们才慢慢发现,并不需要过度介入我的职业生涯,我同样也可以做得很好。”

不过,时至今日,如果看到有父母陪同甚至担任教练的球员,郑钦文的爸妈仍会半开玩笑地和女儿说:“你看,人家有爸爸妈妈一起跟着,不也挺好?”

郑钦文如今团队人员齐整——技术教练佩雷·里巴是前ATP球员,体能教练乔迪从法网之前三周才开始合作,另一位女性团队成员则是来自马德里的理疗师阿丽西亚。应该说,不算是非常大牌的团队,但很适合她目前的发展阶段。郑钦文爽朗地说:“我打好了,大家不就都成大牌了?”

有些球员将网球当作生活的全部,有些球员只将网球当作一份工作而已;有些球员对网球是刻骨的深爱,有些球员对网球则是爱恨交缠。郑钦文又是什么类型?

“小时候,网球对我就意味着一切,我从小就梦想成为大满贯冠军,并且为之付出了很多努力。”郑钦文说道:“如今,能在世界各地征战,我又这么爱打球,这多么美好且值得珍惜。应该说,我只有1%的时间是厌倦和讨厌网球的,其余99%的时间我都爱极了网球。”

那1%的几率,会在何时出现?郑钦文承认:“我在球场上对自己要求比较高,对团队同样如此。打不好球时,我也会有情绪,也会生气。”

不过,就像很多球员场上和场现出截然不同的个性,郑钦文同样承认,放下球拍,她是一个亲切随和的人,很少有事情能让她情绪波动。

有限的休闲时间里,郑钦文爱看书,尤其是心理学方面的书籍,“我的父母一直教育我,永远不要停止学习,这有利于我健全人格的养成。”她也喜欢听音乐,赛前会戴着耳机听很久。她最爱吃家乡湖北的襄阳牛肉面和武汉热干面,但为了保证比赛和训练质量,如今很少吃辣了,否则“肚子不舒服,强度大了会影响到发挥。”

说到肚子不舒服,郑钦文在法网赛输给斯瓦泰克之后大大方方谈论女性球员的生理期话题,引来众多好评,不少评论都借此反思,这个话题本就不该被长期回避。不过,郑钦文那句“I wish I could be a man”的感叹,也引发了有关她并没有以女性身份为骄傲的小小议论。

“我当然非常以女性身份为荣,而且我也以每一位我的女性同行而感到骄傲。”郑钦文解释说:“我只是想表达,男性不必遭此生理上的痛苦,但大家还是应该尽可能共情作为女性一些独特的不容易。”郑钦文承认,看到自己这番赛后采访引发的讨论,她也从大家更深入的思考中受益。

网球是个人运动,同样代表国家荣誉。郑钦文说:“我首先只想做好自己,但也不想让那些对我充满期待的中国球迷失望。”法网赛期间,她曾在赛后的摄像机镜头前用中文写下“加油”二字,“一来想为自己的法网赛加油,二来国内那段时间疫情比较严重,我也想用自己的表现为他们鼓劲。”

对一个人的喜欢,喜欢的方面并非多年一成不变。在郑钦文更小一些时,她对于费德勒的喜欢,更多是因为“他长得帅,打球又优雅。我那时候小孩子也不会想那么多,人好看打球好看就行。”

随着自己的不断成熟,郑钦文在费德勒身上,也逐渐从外表看到了内在:“他也有情绪的高低起落,他也并不总能气定神闲,他输球后也会流泪。”如果说,小时候的郑钦文,是将费德勒当作网球之神一样崇拜;那么,随着自身的年龄增长,她更多发掘出了费德勒人性中的动人一面。

但有一点喜爱从未改变,“他的打法是独一无二的,他打出了网球所有的多样性,真的是很难达到的层次。”

正是出于对费德勒的喜爱,郑钦文从小就用Wilson球拍;直到后来在美国一站青少年赛事被Wilson发掘,那当然就更要用下去啦!

不过,没有职业球员会拿自己的网球开玩笑,使用费德勒的同款Pro Staff球拍,首先还是因为适合自己。郑钦文说:“这款球拍兼具攻击和防守,能够发上力而又不失去控制,挥拍能加上速度——我真的非常满意这款球拍的性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